5/20/2007

感冒



順著蜿蜒的路面,看見湛藍的海水、上頭灑著充滿生命力的陽光,讓原本朦朧的海平線都清晰了起來,很俗套的就會說~~心情開闊了起來,因為終於踏上許久未見的墾丁。

進入飯店大廳,看著窗外深藍色的海水漸層著不同的藍迎向著沙灘,沙灘似乎也很配合隨著海水沖刷的舞步,佈置出深淺不同的變化。三天沒有明確目標的旅行,就在這飯店大廳展開。在這緩慢的時空中,試圖把腳步放慢,調勻著呼吸,迎接一個不屬於年輕作風的旅行。

不過在冷氣房撲來的冷風加上外頭帶著南台灣特有的炙熱,讓原本更不爭氣的鼻子,更有了鬧脾氣的理由。從微微的脹痛,開始不爭氣的流下了像是南台灣的汗水,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鬧起彆扭,南台灣的墾丁似乎就是這鼻子生氣的戰場,而我只能默默的把衛生紙,在這戰場上做消極的抗爭。
持續隨著車上、房間的冷氣迎來,在冷熱互換之中,讓順暢的呼吸成為一件奢侈的事情。回程的路上,有回憶也有這一個近一個月來的病毒侵襲。(未完待續)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