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19/2006

戰廢品 V.S 兩岸



這次去歐洲的飛機旅程,把兩個月以前買的『戰廢品』看完。由於艙壓的關係,眼睛乾澀顯得更為疲累,累了就睡,醒了就繼續看,才把這敘述因為朝鮮戰爭成為戰囚的故事看完。上一本看的書是追風箏的孩子,場景從小時候的阿富汗,再逃亡到美國求學結婚,故事結尾還是回到阿富汗尋找他的回憶,整體的故事結構比較多元些。相對的,『戰廢品』除了開頭的戰爭場景之外,其他敘述的過程都是灰茫茫的戰俘營,描寫的大多是共產黨的作風做法,還有與國民黨之間的差異,還有美國人對待的方式。書裡面有提到的有些事情,會令我產生一些回憶。書裡有談到在戰俘營國民黨的人,為了不讓親共份子回大陸,就會在身上刺青,殺豬拔毛、青天白日徽章等等,讓擁有刺青的人沒法待在共產黨的社會之中。會讓我想到以前家裡巷子口雜貨店老闆。

小時後常會去雜貨店買糖吃,那時候的雜貨店就像是7-11,什都有賣,零食、郵票、文具還有那時候流行三元一包的集卡包。 老闆娶了一個感覺很兇的歐巴桑,他的手臂上就刺了一個青天白日徽章還有反共的字眼,那個年代好像很多老兵都會擁有這樣的刺青。還記得那時候每週三下午,都會有糧食的補給車發送免費的米給退役的老兵,那時候單純的想說我家怎沒有領米!!現在讀到這一段的故事,才能讓這兩端的故事做一個連結,應該是那老闆也是在朝鮮戰役的受害人之一吧!!
回程在飛機看書的同時,坐在我前方的一團人剛好也是大陸人,正看著兩岸彼此的故事也看到對岸的人們,不過感覺不太好,一樣黃皮膚黑頭髮的我們正被泰航的空服員當著次等公民,怎說呢??

上飛機做定位後,就從前方飄來一股刺鼻的狐臭體味,而且彼此談話的聲音十分大聲。飛機起飛後,空服員開始上餐點,我想喝一杯可樂卻遲遲還沒送到,原來是對岸的朋友,像蝗蟲般一個人拿個兩三杯的飲料,以至於送餐的速度龜慢,而且飛機上的講話聲音依然持續吵雜。因為蝗蟲過境的太過於可怕,泰航空服員索性不出來倒送飲料,必須自己去飛機廚房來索取。接著,機艙的燈光暗了下來,大家準備休息睡覺,對岸的老鄉還是保持驚人的戰鬥力,打牌的打牌,聊天的聊天,沒事做的就站起來看其他人打牌。我們的團員坐在他門後頭,想看飛機撥放的電影,跟他們好聲好氣的說擋到螢幕,想不到劣質的文化就在他們身上。抬起頭看看你,依然固我。只能用很直接的語氣跟他說『你擋到我了,我要看電影』,才會稍微移動位置。

想說看電影看不成,來看書好了。此時非常大聲吐痰的聲音從我左方傳來,『摳 ~ ~ 配!!!』
天阿!!在飛機上吐痰,真是有好的素養,我真是被對岸的文化打敗了,難怪我們都給西方人當次等公民,只能怪這一些人敗壞了風評,我看還別統一了吧。
書看到尾端時,述說著從濟州島遣返戰俘的人們,一邊到台灣,一邊回到大陸,經過了數十年後,台灣開放探親才發現兩岸的不同,就像是現在飛機上兩岸的我們,雖然書中敘述的時期台灣發展不錯,大陸是相對落後。現在時空轉移,大陸經濟開始起飛,台灣因為政黨輪替空轉許久,縱使現在大陸經濟開始起飛,但是人民素質沒提昇,手上握有大把的鈔票,一樣沒法贏得尊重與尊敬。

環境、教育、文化都不是一兩天就可以改頭換面,台灣與大陸的優勢就是文化與人才,就如謝長廷說的,把台灣定位成發展中國文化的方向,才能突顯與大陸的差異,而不是一昧的封閉。台灣是海島,最大的優勢就是人才,只有人才才能帶動文化,通往一個知識經濟的方向才對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