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/12/2006

歐洲相對論

這次的歐洲行可是在掙扎與夢想之間促合而成的,必須拋開在台灣擔心的事情,搭上十幾個小時的可怕的飛機,才能到達夢想的歐洲世界,在這撼動著世界文化的歐洲。

在去歐洲的過程中,都極力讓自己在一個清醒不睡眠的狀態,從中正機場坐飛機到達文西機場的過程中,除了把『戰廢品』小說看了一半之外,不是睡覺,就是吃東西喝飲料。希望下飛機之後,馬上可以把看的到的、聽到的,貪婪的紀錄下來,放在腦袋中、放在上回與我在香港爭戰的數位相機中。


在歐洲的公路車程中,有些人有時差已經呼呼大睡,我還在聽著導遊說著歷史典故,看窗外的風景,不論是古典建築、城市街景;還是城市與城市之間的田野景色,我都睜大眼睛,努力的記憶著。每晚到了下榻飯店之後,先把白天的記憶卡整理,在洗澡之後,不到一分鐘便馬上呼呼大睡,也完全不浪費休息的時間。一定要把精神養足,第二天才可以全力衝刺景點。

這次的行程從古城羅馬揭開序幕,接連走了比薩、威尼斯、米蘭共五天,接連到瑞士看看湖光山色的風景再去少女峰,再搭乘法國的子彈列車到巴黎,回程再回台灣。歐洲文化傳承於羅馬文化;羅馬文化承於希臘文化;希臘文化更傳承埃及文化,這樣一系列的沿革下來,縱使近代的美國文化或是好萊屋的電影,都與歐洲脫不了關係。

出國很本能的都會與台灣看看差異之處,不論是好與壞,都能來比較來欣賞。所以我這次想用一個『相對、比較』的方式來作個旅遊的感想,透過不同方面的論述,來回想自己的歐洲之旅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