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/04/2006

白天的紐約 夜晚的巴黎


白天的紐約 夜晚的巴黎

王文華在他的公轉日記中提到的一句,他說他在白天做著紐約般生活的行動速率;到了夜晚回歸到自我那一種慢步調的生活感受。
理性與感性總是難以同時掌握,就如同左手與右手不能擁有相同的力量。我也覺得,我的左手是巴黎,緩慢而感性;右手是紐約,心急而又理性。

生活重要還是經濟重要,不只是我,大家都在思索的問題。

生活就像原味咖啡,想需要味覺上的加強感受,就必須伸出右手來加糖加奶來調和咖啡,得到最好的味覺享受。若只是想淡淡的啜飲這原味的咖啡,只需左手悠閒的端起杯子,細細的品嚐。今天晚上巴黎了嗎?有時候紐約人還是會打贏巴黎人,那我要幫誰呢?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