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/22/2007

『寫給你的日記』



最近自己買的書都還沒看完,卻先把淑琳借我的鍾文音『寫給你的日記』看完了。剛開始只是隨意翻翻,在書的文字拼湊上,卻有一種從來沒有看過的風格,不似小說鋪陳引導,也沒有說理,只是悠悠的寫出在紐約的種種事情,就這樣順其自然的看了下去。

書從整是黑白的影像畫面,只有帶有些許的彩色,就像是書中文字風格表現,總是帶著淡淡的憂鬱,對人生有未知的答案,有時候想的太多,就成為一種難以探詢的潑墨色彩,有著多色階的明暗,但都是無彩色,看著回想這自己是否太平凡了,只懂著吃喝拉撒睡,對於那些人生大道理總是覺得遙不可及。

看著書的同時,想著這樣清楚的描寫總總,不也是一件不可意思的事情。光是讀一封信就可以這樣細部的描寫,先是形容從台北來的信躺在紐約的信箱中,拆開來之後,聞著風送來的味道、外頭人們的奔走、加上天空的色彩,最後加上自己坐在階梯上的場景,描寫的身歷其境。若是一般人的我,早就粗魯的把信頭撕開,看著信中的內容(應該是帳單吧) ,那還這樣有意境描寫種種,大概是身杵在異鄉的紐約,這樣憂柔的思緒,更容易再灰色的想法上構在一個屬於自己思緒的國度裡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