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/20/2008

告別奧運



贏的時候手舞足蹈,輸的時候意興闌珊。當輸的時候去看勝利時候的畫面,又顯得格外諷刺。中華棒球隊就在這一系列的比賽當中,給我們奮戰往前的精神,卻又再九局的數字畫面中又在一次的失望與懊惱。

電視畫面上,聽著三台主播不熟練播報著球場狀況,看到艷陽中準備已久的中華隊,肩上無形扛著台灣人的期待,終究避賽過後還是扛不下來,只留下看台上從臺灣飛到北京死命加油到沒有聲音的球迷,還有電視機、上班時螢幕前的心痛。

眼前看到那些球員一年到頭的奔波,身上一堆的傷痛還有肩上擔負著國家英雄的責任,腳傷、手痛、打止痛針、被判禁賽的無奈,只能在期待的咒罵聲中度過。

成功當英雄失敗當狗熊,洪一中也從英雄變狗熊。不知道是兵不厭詐還是調度失當,沒有掌握好時機,就只能把到手的勝利輕輕的交給對方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人情世故還是國內好手欠缺,把一支二十四人的棒球隊搞的像是北京針灸隊,一點也不兵強馬壯。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留在國內的疑人只能望眼興嘆,到最後還得陳金鋒冒著運動生命來博命演出。

其實,長久以來台灣的球迷與球員就是內心充滿自卑,未戰先敗。看到古巴、日本、美國等球隊總是期待少輸即可。總是把戰力強的投手對抗弱隊,次等投手對抗強隊,這就是所謂的上駟對下駟取得晉級的資格。不過卻輸掉長期以來的自信心。

一直以來這種自卑心態存在與台灣島中,總是哈美哈日哈韓,也沒人對台灣充滿信心。把賽前恐懼顯在臉上,綁手綁腳就只能活在別人小聯盟、二軍的陰影之下。比賽過後若比分落差不大,媒體還曉以大義給個『輸的漂亮』、『獲得對方尊敬』之類的話語還沾沾自喜。

當然大環境給的惡劣,也許難以追究。但我們的自信心、抗壓性,總不能一在逃避。我期待之後對抗中國的不是目前中職一哥的潘威倫,而是潘威倫與日韓美古抗衡。不要只想拿銅牌就歡天喜地,而不敢夢想著金牌的美好。

畢竟運動除了算計之外,最吸引人的地方還是一股求勝的欲望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