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/05/2007

雨天的早晨

氣象報告上指著鋒面來襲,經過徹夜的大雨,依然把早晨的外頭柏油路染的更黑。看了王建民五局上邁向第十七勝的投球,接著瞄著手錶上的指針精確的指在七點二十分的位置,不的不跨上機車,披上那整夜帶有濕氣的雨衣與放在車箱已久的雨靴出門。

看著天空泛著一層薄薄的灰,也許是因為雨天,總覺得路上的機車少的多,大概都去擁抱著有蓋的汽車,免的帶著一身雨水,狼狽的蹲再辦公室一天。而我就是那狼狽者之一.....

縱使穿著加長的雨衣套上雨靴,陸上滂沱的大雨迎面飛來,有時候雨水就不經意的從領口趁勢來襲,在體溫37度的身上,多了一道沁涼的隱形記號,在右手催促油門的同時,也不得分心片刻。

雨衣像是禁不起綿綿不絕攻勢的的城池,而一一失守。好在總有個周期變化也無永相同一致的天氣,當架上機車的那刻,看著紓緩過後的雨水,竟不像前一刻猖狂,感受著衣服領口的溼氣,這一天就要開始了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