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/04/2007

半場好球



打了兩場半場好球,就是今年的亞錦賽。

從第一場的對戰韓國,看到彷彿是義大利那場的林恩宇頻頻投出三振,卻在一個失投球中,被韓國第一棒揮出全壘打,此時士氣急轉完全導向韓國,加上打擊的不連貫,就以五比二敗北。

經過一場打擊練習之後,與菲國交戰,以9-0顧顧顏面,先恢復一下自信心。待晚間日本宰掉韓國之後,還能保有一現生機,隔日擊敗日本,就先行領取通往北京的門票。

下班到家後打開電視,在阿福的掌控中五局內只失掉一分,只要中華隊在得到三分後贏得勝利,就可以淘汰日韓進軍奧運。不過在日人達比休的壓制下,只有胡金龍在第一局敲出安打,之後只有零星的肉搏觸身球上壘,可知道中華隊貧打的毛病還是不變。不過當恰恰希望與強者對決的心態下,擊出一支安打上壘,就期待陳金鋒的致命一擊。當劇本也都照著寫的時候,他也很配合的打出一支石破天驚的兩分打點全壘打,感覺當時世界盃的那個陳金鋒又來了!

不過就在下個半局,狀況從阿福的觸身球開始,我總覺得教練團就應該要把曹錦輝推上戰場才是,先穩定戰局控制局面,才會有持續的士氣可用。但他卻找了兩支小貓提著汽油桶上來救火,從他們的眼神中就看到恐懼,當然就知道未戰先敗,而這種大場面新手總是恐懼比信心來的多,而他們也只達到送汽油桶的任務。

在此,一陣另類的大屠殺,地點不在南京城換成了洲際棒球場,而我就是那觀看的觀眾。先前那種前六局緊繃的氣氛,在日本得到第二分後就從球場蒸發,當日本跑者第二次從三壘踏上本壘板的同時,也宣告中華隊明年在拼一次吧!

真的是可惜! 是一場有機會贏的球賽,卻在調度用人且無戰數可用的中華教練團上看不到任何的希望,原本只覺得先前世界盃只是亞錦賽的暖場,卻連輸日韓後,只得到球員份力求勝下失望的眼神與落寞。

也許,當阿福六局投下觸身球的那刻,果斷的換投,也許!也許!我也不會打上這篇落寞的文章吧!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