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29/2008

潛水鐘與蝴蝶



潛水鐘與蝴蝶 (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)

外頭領著黑夜與冷風,相對照著電影院帶著微光的棗紅色軟墊的座椅,在稀疏人群顯的一種電影氣氛卻濃了些。

鬱悶,可以說是前半段的心情寫照,當電影運鏡以第一人稱來表現時,讓人更可以深刻的體會那種悲的感受。尤其當一隻眼鏡活生生被針線一段段抹黑,從模糊的光明到一種清晰的黑暗,在全身麻痺的身軀中,更顯的不忍與害怕。從畫面的閃爍,到潸然淚下顯得螢幕一片空白,心情的鬱悶不言而喻。

當了解腦幹中風,全身癱瘓,不能言語的窘境,只能自己默默接受。此時,更沒有選擇死亡的權利,因為連表達的能力都沒有~ 就因為想像力,才能讓身陷潛水鐘般的身軀,擁有蝴蝶飛翔般的思緒。一切重生,從無到有,一字一句的完成最後的著作。

不知道鮑比是那裡來的樂觀與勇氣,在這全身癱瘓的軀殼中,找到那種人性的目標,進而耐心、毅力的完成他的想像。在電影的表達中,不經意也可以找到那種印象中法國男人的人性與浪漫,縱使是無法言喻,也能盡情想像編織熱情與情慾..

若是要頒發佳女主角,應該就是協助他完成書籍的手撰編輯員,從一個字母開始,逐字逐句拼湊而成。若說鮑比是那裡來的那股勇氣,只能說幫忙撰寫的那位不知道那來的耐心。

在此,還得向遠在法國的兩位致敬,用勇氣與耐心來完成一個夢想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