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/16/2006

一個似醒非醒的夜晚

咖啡暈眩一種又恨又愛的感覺,能讓我在酒精催薰之外,另一個能在理智與恍惚之間模糊的催化劑;是精神的一種清醒寄託,也是在生理不適應的導火線。

在手指在鍵盤中滑落的的同時,是另一種不同於拿著鉛筆在紙上刻劃的肢體感受。相同的是,在我桌前右前方,不是頂級的咖啡,卻有一種假裝性的人文享受,那味道在口中散出,卻在腦中將原味保留,保留那種富有音樂性有律動的想法。在身體倦累的時分,四肢是停頓而緩慢,唯一不停運轉的就是飛來就停留的想法,迅速的到來卻又不眷戀的逝去,抓不著就是咖啡帶來的渾沌基因,遲鈍而緩慢。

把最後一滴倒入口中,像是廣告人物似的,把咖啡一飲而進,在這接近午夜得時分,總希望咖啡因能不發生作用,在享受口中的甜味,腦中的催化之餘,也能在音樂聲中,伴著音樂節奏混雜在一起,沒有目的的想法,就因為咖啡因的伴隨而入眠,擁有一個似醒非醒的夜晚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