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11/2006

龍泉、夜晚、明月

龍泉、夜晚、明月 發表於2006年4月份

下班回家的路上,路上的紅綠燈也向流水的閘門似的,阻擋著急切回家的人們。在等待它開放閘門綠燈號的同時,抬頭看了天上的月亮,月圓了。應該不是初一就是十五吧!每看到月圓的月亮,都會讓我想起那1997年那個南台灣皎潔的明月,還有那灑滿一地的月光。

1997年七月,香港回歸中國的那一年,也是我從學生的身分轉變為軍人的時刻。

記得市公所抽兵籤的我,上台抽籤時還正在考慮用左手或是右手抽籤,當下決定右手抽籤,抽籤完畢後,市公所公佈簽條的先生還先看了我一眼,笑了一笑,就把籤條亮給我看,我心涼了一半。就這樣熾熱的夏天,我去了屏東龍泉的陸戰隊新訓中心。

在那裡,度過了六個星期沒放假的日子。新訓中心,環境與伙食都比學生受訓的成功嶺好的多,甚至與之後部隊的飲食來比較,新訓中心應該都是最好的。而神經質的我,在一個陌生的地方,面對未知的兵旅生涯,都會讓雙手不知放置何處,進而焦慮難安。

尤其龍泉結束最後一天,班長當天交代晚上12點左右會有軍卡來送我們去車站,好通往需要分發的部隊。於是當天晚上八點半左右,便已熄燈,而半夢半醒的我才被那午夜12點的急促哨聲驚醒。心想著『要出發了』。

背著沉重的忠誠背包,不似電影人物軍中人物似的雄壯威武,倒像囚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指揮上車,漆黑深夜加上不友善的催促聲,總覺得心中有些許的落寞,也許是因為還有兩年的日子,還需要穿著這迷彩軍裝來面對未知的未來,內心顯示出來的退卻吧!!

在黑夜中,軍卡引擎無情的運轉著聲聲作響,坐在軍卡帆布罩的後頭,眼睛看不到前方景物,只能往後看到軍卡氣衝衝排出的白煙。車輛開動了,載往我們離開生活著六星期的龍泉訓練中心。四周淨是一片漆黑,只有地下灑著一片白光。抬頭一看,一輪斗大皎潔明月懸在空中,在黑夜中顯得格外的明亮。

只有在這孤寂的夜晚,還好有這平日沒好欣賞過的夜色美景陪伴著。落寞少了些,激動卻多了些。平常可得的美景,不自覺的流逝在眼前卻不易發現,當最是深沉無奈時,那自然的美景總是不自覺的在你身旁出現,這時候就顯的更無價可貴。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