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/04/2007

電影,是個引子。

電影,是個引子。把已知的、未知的、進行中的,有意無意似的,進入一個似有似無的情境。

看電影,就跟拍照一樣,可以局部放大特寫,可以拉長景深觀看全景,讓你隨心所欲。有時候情節中一個小小的動作或是一句話,就能觸碰心底;不用虛情假意,也可以用跟編劇鬥智,有形的邏輯無形的劇情,來一場另一局面的無形交鋒。

戲法人人會看,各有巧妙不同。

當然有也有一種戲法,為之無趣,且又浪費生命的電影,如”滿城盡帶黃金甲”即是。取落第書生黃巢《不第後賦菊詩》『待到秋來九月八,我花開後百花殺,沖天香陣透長安,滿城盡帶黃金甲。』

如何之無趣?
在劇情上,全片圍繞著周杰倫為了母親鞏俐,因而刺殺他老爹周潤發,而老爹發仔武功蓋世,早一步知道叛變的消息,反而倒將周杰倫一軍,最後發仔空得王位,親人全亡。光看小天王周杰倫比張震還不如的演技,就冒了好多條線,還能看到發仔那種王的氣勢與眼神,在爆乳和極盡奢華卻令人窒息的畫面下,能有一些喘息的空間,而對於周杰倫的想法是,還是好好唱雙節棍的好……

而好電影,在一個片段、一個場景,就能進入想像,創造最大的空間。『盧安達飯店』描寫真人真事的種族政變屠殺事件,開一個引子,暸解盧安達些、暸解人性,暸解什麼是好電影。


總覺得片中最精采之處,就是翁保羅‧路斯沙巴吉那(Paul Rusesabagina)在清晨得知同胞被殺害後曝屍在回飯店路途後,在房間裡揮動顫抖的手無助的打著領帶,卻因為帶著恐懼的傷心無法穿戴整齊,又帶著傷心的憤怒重重的往地上擲去領帶便哭泣。在這小小的動作之下,卻把內心的恐懼、無助、悲傷短短的顯露無疑,十分精采。

別再看花大錢想騙錢的黃金甲了,張藝謀的夢該醒了!!

0 Comments:

張貼留言

Links to this post:

建立連結

<< Home